手机平台才是游戏的未来而非VR

文/Reid Gacke    游戏邦编译

我必须声称,我真的非常喜欢手机游戏。实际上我的电脑已经坏了3周了,但是我却不能否认我的口袋中藏着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完整世界,即使这些世界从传统意义上来看是肤浅的,甚至是具有剥削性的。并且比起想那些在PS Vita和任天堂3DS等平台上的掌机游戏,手机游戏拥有更强大的易用性。实际上手机不行那些传统的掌上游戏设备那么笨重(即使是我那台巨大的Galaxy Note也比我的3DS轻巧),甚至我们可以只使用一只手去操控许多手机设备玩游戏(有时候甚至只需要一根手指)。更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在如今的时代里我们几乎始终都带着自己的手机,所以在出门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轻轻松松在手机上玩游戏。

对于作为成人的我来说,从文化角度来看这也是更能接受的,因为比起3DS,我更愿意在公共场合面对着我的手机。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更加真实的游戏体验出现在手机平台上变得更有可能。我们不仅拥有一大批优秀的移植游戏(最近我便完成了《最终幻想6》并开始尝试《最终幻想9》,同时在照顾孩子期间我还能玩会《这是我的战争》),并且在我看来拥有真正只属于手机平台的游戏体验也是指日可待了。

一旦我们能够越过这道门槛,我们便能够真正看到手机游戏的潜能,我想我们也将真正认可手机游戏,而非动作控制,虚拟现实或下一代的X-Box/palystation/Wii才是真正的游戏“未来”。

实际上我可以说,如果手机游戏想拥有一个明朗的未来,那么阻碍它们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障碍之一便是这个。即不管是《剑与巫术》,《房间》,《辐射:避难所》,或者是《骑士经理》,我们拥有许许多多基于非道德商业方式去欺骗你或你的小孩投入大量钱财但却一无所获的低成本游戏—-这里存在源源不断的“上瘾”与“浪费时间的元素。你大可以去搜索Google Play Store上那些拥有最高评级的游戏评价。你会发现瘾性通常都是开发者最突出的元素,紧接着才是消耗时间或其它变量。

甚至是像《部落战争》这种更受欢迎的手机游戏体验以及之前提到的《辐射:避难所》便经常被说向玩家收太多钱,但这却绝非最糟糕的情况。比起主流AAA级游戏,我已经投入了更多钱在《复仇者学院》,《王国之心:解放X》和《最终幻想:勇气》等游戏,但是所获得的游戏体验却并不怎样。实际上,“鲸鱼用户”这一词的存在便说明在手机游戏开发领域中存在着巨大的哲学问题。而如果产业希望能够让这一媒体变得更有意义就必须去解决这一问题。

手机游戏所面临的另一个更实质性的问题便是一致性。即几乎我到目前为止所提到的每一款游戏都被移植到了其它平台上(主要是PC游戏),一些在手机平台上呈现出非常深刻游戏体验的内容也开始蔓延到其它地方,这将很大程度影响手机游戏在“游戏的未来”的讨论中的优势。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很少能够看到只存在于手机上的游戏。你可能会认为这是所有游戏平台都具有的问题,但事实的真相在于,手机是当前少数能够传递真正具有独有体验的平台。就像我们已经在《Ingress》,《Run!Zombies》和《Pokemon GO!》等游戏中看到的那样。

pokemon Go

这便是我为何会认为手机游戏是游戏的“未来”的核心。我并不是说在未来我们将只能在手机上玩游戏。实际上我根本不想去住在一个只有手机平台的世界。这只会让所有人都患上眼睛疲劳症。我的意思是手机游戏将成为第一个拥有不能再其它平台上体验到的游戏的平台。甚至向《部落战争》,《复仇者学院》,《迷你大楼》等游戏也将收益于手机游戏所提供的易用性,而这时除了手机或平板电脑之后的其它平台所不能给予的。也许像3DS或Vita等掌机也能够仿效这样的体验,但是还要打开盖子并开启设备的要求便会破坏游戏在这些设备上频繁被打开且散发吸引力的能力。

你可能会认为AR游戏以及所谓的“休闲”游戏从本质上来看很容易被忽视,但我想说我们将在不远的将来看到这类型游戏的真正潜能。如此普及的手机游戏不仅是人们快速赚钱的好方法(似乎产业也并不想去改变这种流行观点),并且虽然技术不断发展,但是手机平台却仍落后于其它现代游戏平台,我认为没有人真正愿意将手机带离轻松赚钱的工具定位。

AR游戏和休闲游戏没有理由不能提供给我们一些具有实质性的内容。《Pokemon Go!》便履行了经过《Ingress》的尝试后游戏所兑现的承诺。我意识到许多人“玩过”《Ingress》,但是它作为游戏而不只是“到这里并按压按键”的模拟器的价值却是有问题的。而《Pokemon Go!》提供了比这一前辈更多的游戏内容,Niantic也承诺将会往游戏中添加更多内容。不管我们是否能在游戏最终没落前看到这些,这都向我们表明了游戏的前进方向,而虽然这有待争议,但却不能否定其作为手机平台能够传达怎样的内容的范例的价值。

如果忽视游戏当前的状态,甚至忘记Niantic所给予的承诺,让我们想象《Pokemon Go!》会变成怎样。想象一款游戏拥有超过700只pokemon,在一款游戏中你可以看到有人在街上寻找pokemon并参与一些友好的战斗,在一款游戏中你可以到世界各地旅行去参加比赛并在路上获取不同的游戏体验,在一款带有活动的游戏中你将在特定地标中接受挑战并寻找稀有的pokemon。

而现在让我们想象一款基于同样道理的暴龙机应用的数码暴龙游戏,即在游戏中你可以训练自己的怪兽并捕猎入侵的暴龙将其带回数字世界中。想象一款《龙与地下城》游戏,即在这里你可以创造一个角色并去捕捉你的家乡附近的怪兽和龙,从地精领域拯救公主—-而在整个过程中你将能够从里程与任务中获取体验。想象一款战争游戏,在这里你将与邻居建立一种临时且不稳定的同盟关系,一起训练军队并前往市中心从敌军手中获取汽油站。

如果说技术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如果你能够想到什么,你便能够做到什么。你只需要去找出方法便可。

事实上,虚拟现实(游戏邦注:虽然具有缺陷但却被大多数专家称为游戏的“未来”)只能改变我们对于游戏的理解。这并不是一次脆弱的技术飞跃,反而更像是每一次带着全新图像技术出现的全新主机时代,即它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体验游戏的方式或者让游戏改变我们体验现实世界的方式。像《Pokemon Go!》,《Ingress》,《Run!Zombies!》以及其它相似的手机游戏虽然也是走得跌跌碰碰,但却真正向我们展示了只能在手机设备上获取的独一体验,如果没有能够与现实世界相联系的设备,这类型游戏便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这看起来好像我是借着《Pokemon Go!》的势头在说这样的话,但是我认为不管遭遇了多少失败,游戏的成功都表明这个世界都准备好去见证手机游戏的发展。

而为了看到这样的结果,媒体便需要一些领头军的出现,不过我不认为任天堂便是那个领头军。因为任天堂是一家公司,而公司的目标通常就是赚钱。手机游戏所需要的是愿意在该媒体上冒险的空想主义者,即能够跳脱笼罩于手机游戏市场的金钱束缚。但这肯定需要投入许许多多的努力。当然我们拥有像《最终幻想》系列和《这是我的战争》等成功移植到手机平台上的游戏,甚至像《剑与巫术》等一开始便以手机为目标平台的游戏。但这些游戏却都未曾去利用该媒体,去挑战它,并向我们展示它。而我认为增强现实便是我们迈向手机游戏文艺复兴的第一步,但我们还需要更多愿意去参与其中,并向我们展示出除了吸引鲸鱼玩家以及从家长那里赚钱外手机游戏到底还能够做些什么。手机游戏需要像Notch,Jonathan Blow和Phil Fish等真正相信该媒体并愿意给予其机会的人。

我们需要开发者能够真正重视手机游戏并让作为玩家的我们能够看到它到底可以做些什么。真正到了那时候,这一媒体便能够理直气壮地站在那些认为它只是廉价的赚钱工具的人面前了。

英文原文:gamasutra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