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游戏设计师我学到的如何成为更好的制作人(上)

作为一名游戏设计师我学到的如何成为更好的制作人(上)

文/Max Krembs

译/喝喝喝水

最近我结束了以游戏设计师身份在SMU工作了为期六个月的项目Guildhall。因为我在研究生项目中担任制作人,并且比起游戏设计我更擅长项目管理,这对我来说是一一段非常有启发性经历。当然,我在这六个月里的时间里学到了很多怎样做好游戏设计师,但我认为我最喜欢的收获是那些能够使我在未来的项目中成为更好的制作人的事情。在此我想花几分钟时间来分享我从制作人的角度学到的几个教训。

不,成为一名游戏设计师并不比作为一名制作人简单

这看起来似乎挺明显的,但我知道我听过同行的制作人说过一些游戏设计师的工作与他们的相比是多么地容易,他们睡觉都能做游戏设计者的工作。哎呀,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想法我也有过几次,虽然对某些项目来说这个想法可能是真的,但是在我的经验来说,游戏设计师的难度至少与制作人相同。

游戏设计者在与团队合作并给予指导时,以及向利益相关者介绍游戏设计时,会利用许多(不绝对)相同的“制作人”的沟通技巧。游戏设计者甚至要裁断团队成员之间的分歧——通常是工作创造性上的,而不是更敏感的人际交往上的。

我没有完全理解的一个很有趣的沟通元素是,人们总是要求游戏设计者不停地解释他们自己。开发者想要更多地指导你设计的系统,利益相关者想要知道为什么你要这样设计你的系统,制作人想要优先考虑系统有关的所有事以防万一需要删减,并且每个人都想要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实现他们的想法,或者为什么没有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实现它。制作人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但是作为一名制作人我觉得我没有那么麻烦,我是在解释这个项目而不是我自己。

这两个工作做了许多相同的事情,只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接触沟通与协调:制片人从管理角度出发,而游戏设计师从创意角度出发。根据我的经验,这两个角色都并不比另一个角色“更难”,他们是不同的,对其中一个来说需要一些同情心来弄清楚另一个的经历。

游戏设计师与制片人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这是另一个教训,我觉得我已经理解了,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完全理解直到我达到另一面。因为制作人和游戏设计师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并且他们必须彼此密切合作,所以两者必须在步骤上紧密贴合。如果这两个人不互相理解信任,那么团队就不会觉得有一个统一的领导层,就会导致团队其他部分各种问题。例如,当我的制作人和我在项目的早期冲刺时经历了一些沟通障碍,我们注意到我们与我们的潜在客户,以及我们的潜在客户与他们的部门之间都存在着其它类似的沟通障碍。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团队成员都可以感觉到他们的领导者什么时候处不来,并且会破坏项目其他部分的稳定性。

反之亦然。后来在项目中,制片人和我感觉很同步,我们开玩笑说似乎两个人在共用一个大脑,此时我们注意到,团队似乎更积极努力地工作并且一起成功。我们两个领导阶层在一起不仅帮助我们互相支持以及降低我们的压力水平,也会帮助我们的团队明白如何共同工作。

此外,制作人与游戏设计师之间的动态并不是一个一刀切的关系。我在项目早期与我的制片人谈话之后意识到,我们在一起出现问题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认为我与他之前的游戏设计师有着一样的优势与需求,但实际上我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支持。制作人与游戏设计师必须花时间去了解自己的“另一半”,并有足够的灵活性去找到与新的方式合伙人一起工作。

原文链接:What I Learned Working as a Game Designer to Become a Better Producer [02.21.17]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