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者的讨论:RPG游戏的未来是什么样的?(一)

开发者的讨论:RPG游戏的未来是什么样的?(一)

文/Edwin Evans-Thirlwell

译/喝喝喝水

(本文原作首次发布于PC Gamer issue 301)

想象这样一款RPG游戏,在这里你不再是世界的英雄,而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旁观者,例如酒店老板或者木匠的学徒;想象这样一款RPG游戏,在这里你不能掌控你的探险队伍,从眼睛颜色到运动方式都手忙脚乱,但是你必须尽你所能做好你被赋予的角色;想象这样一款RPG游戏,在这里你不是来拯救世界的,而仅仅是来努力地找到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给我与开发者关于角色扮演类游戏的未来的这场讨论以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老生常谈的“选择你的数据,通过杀死东西来升级,决定这个宇宙的命运”,但这样的前提迫切需要修整,或者至少一些体面的替代品。

“人们已经尝试过很多次重塑RPG的故事,但是游戏的核心总是注重于从一场战斗到下一场战斗,收集那些使你在战斗中更强的奖励”,来自Failbetter负责《无光之海》的创意总监的 Alexis Kennedy这样说道,他现在周旋于即将上线的桌游《Cultist Simulator》,以及为例如BioWare之类的大型工作室做一些自由设计工作。“所以角色往往是勇士冒险家,并且故事总是有一个和大Boss决战的结局,通常你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游荡在田野上找野怪战斗。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信服的核心,并且它已经非常完善,但是我更喜欢在RPG游戏中看到其他被强调的活动,有更多丰富的玩法,不仅仅是这些。”

“我认为尽管有一些人一直在吹,但近几年来缺乏真正打动人的RPG游戏。” Katherine Holden说道。她是一名来自坎布里亚郡的漫画艺术家及设计师,参与过Vacant Sky系列RPG游戏。“我知道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观点,但是我认为所有类似于‘创建你自己的角色,在沙盒中周旋于种种事情,并且遇到那些迫不及待想要给你力量和权力的NPC’之类的游戏已经让人审美疲劳了。”Holden指出2015年度完成地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又略显平淡无奇的《龙腾世纪》:《审判》就是它不景气的证据。“《审判》并不算差,但是跟《龙腾世纪2》比起来非常肤浅,它有很多严重的缺陷,还算可爱的人物,以及一个很应景的关于难民,偏见,宗教紧张关系的故事。”

《龙腾世纪》

颠覆老套的RPG类游戏设计是艺术上可取的并且有利可图的,Tyler Sigman这样认为。他是一名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Red Hook工作室的开发者,同时也是虐心游戏《暗黑地牢》的设计者,该作是一个利用偏执及幽闭恐惧症等心理学来扰乱人们熟悉的回合制战斗的游戏。“人们易于接受新的体验,这使他们思考30年来一直在做的整个类型建设和地下城类游戏,但是是以一个新的方式来进行,还记得经典的Ultima IV吗?它当时就是这样做的:突然给玩家一个沉重的道德负担,反之其他的游戏却假装你是‘那个被选中的人,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设计师Katherine Holden的心声:“作为一名曾经是教堂唱诗班成员的女同性恋,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有时一个人可以很可爱善良,并且慈祥,但是仍旧对你持有十足充满敌意的态度,对此你毫无办法。不仅如此,你自己很容易陷入这个陷阱,我认为我比那些衣着放荡在学校丛林里嬉笑抽烟的女孩要好,但是如今那些女孩中的一个在养老院工作,很好的照顾我家有痴呆症的老人。这是一个很困难的工作,需要很细心。或许这些女孩都有令人钦佩的品德,是我太过于把自己藏在赫敏格兰杰那样的自恃聪明中并没有注意到。或许我们还可能成为朋友。我想要通过RPG游戏来教育玩家通过健康良好的方式来处理类似的事情。《质量效应》在关于与那些和自己不同或完全对立的人共事方面有很好的指导意义——我真的很喜欢它的三部曲!”

原文链接:What does the future hold for RPGs?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