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发现独立游戏之美

我如何发现独立游戏之美

文/小棉花COTTON

“ 我不是一个狂热的游戏玩家,从来不是。”

在1984年,小学3年纪的我拥有了一台家用游戏机,玩了一个叫Pong的游戏。有共鸣的人可能不多,毕竟那已经是将近30年前的事了。

Pong.png在现在看来简陋至极的Pong在当时可是革命性的游戏

之后某一年的某一天,我在街头,看到了一群小朋友在坦克大战,初见的震撼让我呆如木鸡。妈妈见我如此喜爱,强迫小朋友让我玩了一局,哎,我没有替我妈争光,几秒钟就Game Over了。从小就有了阴影,直到如今上手动作游戏还是......手残。

后来,更神奇的街机出现了,满街的“坏孩子”都在打街机。当时我的心情是,很喜欢很刺激,但是心底却告诉自己,这样不好,我的任务是读书,不是打游戏。父母都是这么告诉我们的,有木有。

当然,囊中羞涩也是一个原因。小小的一枚游戏币,让多少经济没有独立的小朋友们夜不能寐。有用铁丝插入投币孔作弊的,有自己苦心打磨山寨游戏币的。

那时候的我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这些乱世英雄在街机上驰骋,结果在某次默默站着的时候,小书包里面的文具盒被别人偷走了!从此之后,我对游戏的怨恨(或者是误会?)就更深了。

转眼上了大学,学校门口的游戏厅让我自甘堕落起来,我似乎重新找到了缺失的童年。后来我在网吧熬夜,玩到了让无数人震撼和感动的神作:仙剑奇侠传。 转眼工作了,随着PC游戏的发展,我玩了越来越多的游戏。但是,游戏于我而言,还只是生命的过客。

仙剑奇侠传.png仙剑奇侠传绝对称得上经典中的经典

“ 制作游戏的快感似乎比玩游戏还要强烈”

转眼工作了,随着PC游戏的发展,我玩了越来越多的游戏。但是,游戏于我而言,还只是生命的过客。

直到我接触到了flash这个软件,学习到了AcitonScript这样一种编程语言。突然发现,自己也能做一款似模似样的小游戏了。

而且,制作游戏的快感似乎比玩游戏还要强烈。于是,我开始醉心于制作各种flash小游戏。我甚至还写了几本教人制作flash游戏的书。

把我逼上游戏开发这条不归路的,还有一本叫《DOOM启示录》的书。2004年,读完了这本书我的完全忽视了自己不是天才这个显而易见的现实,把开发游戏当成了自己的终极追求。都说读书让人变得智慧,现在回头看,这次绝对是个例外。

在愚蠢的冲动之下,我开始找人一起开发游戏,网络游戏。在烧掉了很多钱之后,我突然顿悟,也许我压根就不懂游戏,更不懂游戏开发。

DOOM启示录.png

“ 我突然找到了很多年前生命中的快乐”

后来我开始给自己做一个网站,展示自己这些年来的绘画作品。为了做好交互的内容,我重新使用起了flash。鬼使神差的,我又开始想做游戏。一切就是这么突然。于是,我用3个月的时间做了卡卡大冒险这款游戏,不是为了挣钱,只是为了好玩。

CAVA.png

在这中间,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哥,我告诉他,我突然找到了很多年前生命中的快乐。他说:“每个人的生活都只是在找一座山来爬。”

所以,我想,我现在是在快乐地爬山。我发现,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他们说,这就是独立游戏。

后来,我看了《独立游戏大电影》,就像当初看《doom启示录》一样,它似乎把我点燃。它是不是又再次把我逼上游戏开发这条不归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影片中有句话很好:“独立游戏人就是要把自己的缺点给放大。” 于是,在我碰到了有无数缺点的程序员蛋蛋后,我们决定一起开发一款无与伦比的独立游戏。游戏的主角叫南瓜先生,我给他设计了双撇小胡子,和我一样,他不勇敢,也不聪明,和蛋蛋一样,他看上去浑浑噩噩。 但是,他和我们这一群独立游戏人一样,都在不断地寻找假想的人生理想。游戏如果真是毒药,我与它在生命中的数次相逢,已让我中毒至深。 所以,我想我原谅了它。也许我还是压根就不懂游戏,更不懂游戏开发。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我要做游戏!

00:00/00:0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