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介艺术之花:算法艺术游戏

新媒介艺术之花:算法艺术游戏

独立游戏开发者 潘国俊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主流的艺术媒介,比如说在古希腊时期有大理石作为雕塑跟建筑的媒介,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建筑以及壁画,文艺复兴时期油画的崛起。中国的陶器青铜器是远古时期的媒介之一,到后来人们俗称的秦砖汉瓦与再后来的瓷器,敦煌壁画,以及水墨工笔,水墨写意画等,这些都是艺术媒介。

09051.jpg

敦煌壁画 中国古代

同样的,任何艺术媒介也都有个兴衰过程,不是说媒介变差了,而是人们在此媒介上表现的艺术已经接近穷尽,无法再一次爆发出大的艺术突破而转为细分以及转入某种固定的模式。比如现在的油画,水墨画,雕塑就是典型的这种路子:在社会上它们占有一席之地,许多人都仰视它们,但是人家更看重其厚重的历史,而不是艺术品本身。

09052.JPEG

《喷泉》 杜尚 1917

时至今日,虽然艺术媒介种类越来越多,但现实生活的日益趋同,历史文化的不断消耗,以至于人类整体的创造力似乎已触到了天花板。进行已有元素的重新拼合便成了最简单又最直接的创造方式,各种跨界合作、各种经典翻拍纷至沓来,再创造、再解构、再复刻成为了时代的主流。

那到底该如何进一步激发创造力,甚至是超越现实世界呢?历史上也有这类尝试,比如达利的弗洛伊德式梦境超现实,不过眼下我们拥有电脑这个强大艺术媒介,可以让它来帮我们实现超越:

09053.jpg

物理学家Tom Beddard 分形作品

大家懂点数学的都知道函数可以画出图像,方程的解也可以做成图像。由于蝴蝶效应稍微的参数改变,图像就会有巨大的变化。利用一个函数可以绘制出千奇百怪的图形,这里的艺术形式通称为分形艺术。

但是有个缺点就是这些图像太过于抽象,跟现实生活无法产生共鸣!所以人们看到这些东西,在那一瞬间会被视觉效果所震撼,但是无法深入人的灵魂深处!

09054.png

算法美学的背后看起来很枯燥

那么如何做出既有生活共鸣,又能够足够超越现实的东西?我觉得可以使用算法,算法本质上也是方程式,但是其更为可控,算法艺术一方面是用数学式的生成媒介,另一方面要以日常事物作为模特。我找寻了许多适合的模特比如植物花卉,山水,水母金鱼等动物,以及一些建筑。我发现多数的自然物都适合,也说明这些事物的造型背后都有一套简单的数学模式。这里又引申出关于美学的疑问:到底是背后有着简单数学模式的事物更美,还是有着无法生成的人工痕迹事物更美呢?

我无法给出如今这时代的回答,但我自己更偏爱前者,也以此为基础进行了一些创作:以植物花卉为蓝本,在注入更多的东方审美倾向后,通过大量的算法加工,生成一幅幅画作。

 

09055.png

早年的平面算法作品

不过,在创作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跟其他的纯静态图像作品相比,我的算法作品并不能从海量的图像中凸显出来,它缺少足够的惊艳感官,而跟油画等传统媒介相比又缺乏了一些物质感与手工感。所以我就反思,有没有什么更好的表达形式呢?通过摸索,以互动游戏形式来重新展示数字的美感,我觉的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09056.jpg

游戏 《插花设计》

所以一系列的算法生成的独立艺术游戏便诞生了,比如尝试2D点与线表现纯粹动态美的《plankton》,沙盒式的3D插花游戏《插花设计》,和刚刚推出的一款以生长为主的算法艺术游戏:《树.盆景》。

09057.jpg

游戏《树.盆景》展示画面

梅花是我最爱的植物花卉,用它来表现一种东方特有的“禅”,我认为是最恰当的。游戏以互动的方式表现一棵植物的生命轮回,而这种呈现方式是静态图画无法表达的,它不似雕塑般的注重静态形体,给人呈现的是一种时间、空间、形状、色彩四个维度的变化之美。

09058.png

游戏引擎设计时的画面

当然这门艺术还属于幼年期,许多东西并没有到位,但其背后的确不只是一颗树那么简单。在虚拟影像艺术门类里,算法艺术以一种结合了科技与艺术,传统与现代,自然与数理的奇特形态存在着。未来会有更多的虚拟模型背后有算法直接生成与控制,让虚拟对象更加鲜活与多变!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超越现实世界而又给人足够情感共鸣的艺术创造,毕竟所谓的一切在量子层面都是数学,而一切的美都来自于变化本身!

写了这么多,我希望各位喜欢与支持这门新兴的艺术模式,一起来探讨如何发展壮大,使之充分的显现出她的独特的魅力,感谢。

 

更多早年作品:http://guojun-pan.artistwebsites.com

新尝试《树.盆栽》: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7524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